浙江明康工程咨詢有限公司

六大建筑央企人均營收最新排行榜發布日期:2019-03-07

  對于幾大建筑央企的新簽合同額可能大家都不陌生,但是對于這些新簽合同額背后的人均營收是一個什么概念大家知道嗎?今天我們就來探討一下。
六大建筑央企新簽合同額榜單



圖1(中國交建未公布2018年報,為2017年數據)
  對于新簽合同額,也許大家想到的都是體現一個企業的承攬能力,那么除了這個,其實新簽訂單的指向意義及重要性還包括:新簽合同額能夠反映出未來的項目儲備情況,也是營收、凈利等增長的先行指標;營收增速與新簽訂單增速正關聯性較強,即新簽訂單增速提升,未來營收增速亦將提升。而新簽訂單與政策又會產生化學反應,比如新簽訂單高增長疊加貨幣信用寬松將使得營收增速提升成為大概率事件。
  不過考慮到建筑行業的商業模式是杠桿模式,通常需要先行墊資施工、而在施工驗收完成后才能回收現金,因此偶爾也會出現營收與現金流錯配的現象。但是不管怎么說,訂單有效落地、正常施工、順利結轉對利潤表影響顯著且能反映出各公司的資金實力、管控水平等各方面。從上表可以看到,中國建筑的新簽合同額在建筑央企里是最高的。
海外業務的重要性站上了新高度
  大家在對比建筑央企的時候,大部分都是停留在新簽合同額上面,但是其實在考慮新簽合同總額的基礎之上,我們還應該看下海外業務和核心業務。對于國內如今競爭慘烈的狀態,海外業務的重要性就不需要我贅述了,大家都明白。
  而所謂核心業務呢,是指各家企業中占比最高的那塊業務,比如說中國建筑的房建業務,中國中鐵、中國鐵建、中國交建的基建業務、中國電建的水利水電業務。從分散經營風險的角度來說,我們認為核心業務所占的比重不應太高,畢竟雞蛋不能都放在一個籃子里的道理大家都懂,這也是為什么現在很多企業都倡導多元化發展的原因。因為多元化發展不僅意味著開拓了新的業務,同時也是在降低企業的經營風險,使企業在未來變化莫測的市場中立于不敗之地。但是這并不是說核心業務不重要,畢竟核心業務屬于一個企業在市場中的立身之本。

圖2
  那么縱觀這幾年幾大建筑央企的海外業務,中國交建每年的海外新簽合同額毫無懸念地成為No.1,雖然2018年的年報還未披露,但是據基建通大數據統計,其2018年海外戰績又將是一個新的輝煌。而且中交的海外業務約占總業務量的30%,相比于其他幾家的10%以下,中交的海外業務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核心業務,這也得益于“五商中交”理念的貫徹。
  那么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建,雖然中建的業務體量在總量上是四大巨頭里面最強的,但是其海外業務卻是幾家公司里面相對來說是最弱的。不過核心業務占比方面,中國建筑的業務相對來說抗風險能力更強一些,其核心業務房屋建設只占總業務的69%,而中國中鐵、中國鐵建的基建業務占了總量的80%以上,風險性相對來說要高。
六大建筑央企人均營收榜單及行業情況

圖3
  上表是六大建筑央企的人均營收榜,中國交建以人均超400萬成為榜首,充分展現了企業的管理效率。但是這個只是幾家建筑央企的對比,那么這幾家央企在整個建筑業里面是什么個情況呢?我們統計了139家上市建企的相關數據。
  300萬是一條分界線

圖4
  對應上表以及行規,人均營收300萬元是一條線,而這條線讓優秀的企業與一般的企業涇渭分明。分析上表,發現絕大多數企業的人均營收都在300萬元以下,準確來說人均營收低于300萬元的企業數量占比高達77%,尤其是人均100-200萬元的營收的企業數量占比達到41%。
  建企規模效應與人均營收的關系
  通過對比圖2和圖3,你會發現建筑企業不同規模建筑企業的人均營收水平似乎差異并不大,換句話說建筑企業的規模效應并不明顯,幾千億元規模的企業跟幾百億元規模的企業人均營收不相上下。比如萬億巨無霸中國建筑的人均營收也才390萬元,而另外3家巨頭中國中鐵、中國鐵建、中國中冶人均營收都在200-300萬元這個檔位。在中國,100-1000億元的上市建筑企業,人均營收基本都在200-300萬元這個檔。當然了,這里面有被平均的企業,也有拉人后腿的企業,但在整體來說還是反應了一個真實情況。
  不過也許有專業人士發現了,那就是怎么建筑行業和房地產行業好像不太一樣???
  確實,房地產行業和建筑行業是兩個差異比較大的行業,建筑企業更多的是靠“人”(顧名思義,再牛的人也就1人頂2),而房地產企業更多的是靠“錢”(只要錢足夠,1人可以頂5);其次多數大型房地產企業都是民營企業,而大多數千億、百億級別的建筑企業都是國企(央企),國企(央企)和民營企業在體制機制上的不一樣決定了企業的人均效率。
中國鐵建VS中國中鐵:收入訂單結構略存差異
  當然了 ,很多建筑央企的粉絲比較關注一些同等規模對標企業的相關情況,那我們就拿兩兄弟中國中鐵和中國鐵建來簡單分析一下:
  中鐵跟中鐵建這對孿生兄弟,在絕對營收時中鐵以微弱的優勢處于上風,但是在考慮人員數量的相對營業收入時中鐵建則明顯更勝一籌。兩家公司70%以上的收入均來自基建業務,其中鐵路、公路訂單占比基本一致,但中國中鐵城軌訂單比重要高于中國鐵建,而中國鐵建房建訂單比重顯著高于中國中鐵。中國中鐵管理費率較高,主要系管理薪酬較高,結合營業成本中中國中鐵人工費占比較低可知,兩家公司在人事管理結構上存在較大不同,鑒于未來中國人工成本可能不斷上升,社保費征管趨于規范等,中國鐵建受影響的波動或相對較大。綜合來看,盈利能力方面,中國中鐵的利潤增速、毛利率、凈利率等均高于中國鐵建,中國中鐵盈利能力稍強。
  整體來說,中國中鐵和中國鐵建兩家企業的各方面都十分接近。而中國交建(雖然還沒公布2018年報,但是根據其對2018年的預估,肯定是超萬億)這幾年的增長速度較快,雖然目前與中國中鐵及中國鐵建仍有差距,但是如果國內、海外同時發力,那么實現趕超也是指日可待。
  通哥提示:受供給側改革以及宏觀經濟的影響、2019年基建投資建設估計不及預期、地方政府債務情況未出現明顯好轉、貨幣環境收緊、人工成本超預期上升等風險。
建筑央企未來的基本面
  外部經濟大環境
  其實說到對于建筑央企未來的預測,其實就是對中國未來基建的預測,那么在之前《中美貿易戰結束之日,就是中國基建下滑之始!2019基建通大預測》的一文章中,如果大家仔細分析,其實有很多干貨。而對中國基建影響最大的就是外部環境(政策環境),比如當所在行業獲得政策明確支持力度的信號,表現為國常會、中央政治局會議等重點會議的支持,或財政部等重點部委文件支持、財政補貼支持等,比如2018年下半年,為了應對貿易戰而增加的一輪基建刺激。行業成長邏輯將加強、景氣度將提升,從而將利于該行業營收增速提升,反之則將下行。
  貨幣政策方面
  在貨幣信用緊縮階段,由于外部信貸融資成本提升,將制約資金密集型的建筑行業訂單落地施工,從而制約未來營收增長。2018年相對來說是緊信用時代,所以未來一旦信用放開,建筑央企的未來還是會比較好。不過最近總理再三重申:貨幣政策堅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意味著即使未來一段時間信用放開、政策利好也難以惠及所有企業。
  那么具體到費用方面,主要是利率和匯率,因為對于建筑央企來,由于海外訂單,所以受匯率的影響較大。
  利率:貨幣信用緊縮推高財務費用率壓低凈利率,資金密集型板塊、不過民企公司受緊縮影響更顯著,而國企央企則相對要好點;
  匯率:人民幣持續貶值將壓低國際工程公司財務費用率、推高凈利率。
  企業成本方面
  因為對于建筑企業來說,工料機費用是構成企業主營成本的核心變量,細分板塊及不同公司的差異性較高。比如基建、鋼結構等板塊對原材料價格波動更敏感,反映為毛利率與原材料價格負相關性較強;另外因各公司加強成本管控、開口合同占比提升,近年來原材料價格對主營成本影響也逐漸在減弱。
  所以對于如今中國的基建雖然不能和2008年“紅紅火火”相比,但是整體給大家的印象還是“基建挺、估值升、業績穩”,不過我認為當前時點除基建補短板宏觀邏輯之外,貿易戰的妥善處理、以及伴隨中國經濟走向“高質量發展”等綜合來說,我們認為建筑央企們由下而上的基本面也在逐漸發生改變,都將而進入新的發展階段,而“央企去杠桿”則會倒逼企業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
  那么對于未來建筑業以及建筑央企你們有什么看法?歡迎留言!
來源:基建通

聯系我們

浙江省杭州市清泰街571號金泰商務大廈18樓

工作時間

夏令時:8:30-18:00
冬令時:8:30-17:00

公司電話:0571- 87832103

麻将技巧猜牌算牌记牌